賈躍亭更早迷戀“造車”,并把造車當作杠桿的這個人,叫作龐青年。他曾擁有一個名為青年汽車的“帝國”,曾一度出海收購瑞典知名汽車公司薩博汽車。然而,如今龐青年不僅帝國崩塌,而且是非纏身。
 
青年汽車下設商用車集團、乘用車集團和汽車部件集團三大子集團,是一家生產、銷售 NEOPLAN 客車、MAN 重型卡車、蓮花轎車及汽車零部件的綜合性汽車工業集團,均有龐青年實際控制并出任法人代表(以下統稱“青年汽車”)。
 
2017 年 8 月,龐青年實際控制的浙江青年蓮花被法院裁定破產清算。不過,這還不是是非的全部。
 
記者掌握的信息顯示,青年汽車實際控制人龐青年正在被警方以涉嫌詐騙立案偵查。這緣起他利用收購薩博汽車作為杠桿,撬動地方政府招商配給的煤炭資源指標并高價轉賣。收購薩博汽車的失敗,則讓這筆交易的各方均陷入僵局與麻煩當中。
 
2011 年,龐青年實際控制的青年汽車,以收購薩博汽車成功并在鄂爾多斯投產為條件,與鄂爾多斯市政府簽訂協議,投資建廠的同時,由鄂爾多斯市政府配給青年汽車兩項分別為 6 億噸和 7 億噸的煤炭資源。其時,煤價高企,利益頗豐。
 
然而,在收購薩博汽車尚未成功、生產線尚未投產、13 億噸煤炭指標尚未兌現之時,青年汽車即將煤炭指標轉手賣予億佳合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億佳合公司”),并收取 2 億元人民幣定金。
 
但是,收購薩博失敗,鄂爾多斯市政府不予青年汽車煤炭指標,青年汽車與億佳合公司的交易陷入僵局。9 月 19 日,鄂爾多斯政府辦一工作人員在電話中告訴記者:“龐青年在薩博收購失敗后,在鄂爾多斯的投資基本沒有進展,如果按照投資協議,當然無法達到配置資源的條件。”
 
由于 2 億元定金已支付,且要求返還未果,億佳合公司選擇報案,并最終獲得警方以涉嫌詐騙對龐青年立案偵查。該案的主辦警官白山市公安局經濟犯罪偵察支隊一負責人曾向記者透露:“該案刑事立案的依據是青年集團虛構事實、隱瞞真相。三方協議當中青年汽車明確表述其在簽訂協議時,已經成功收購了 60%的股份,這也是明顯虛構事實之處。”
 
只不過,這似乎只是另一個新的僵局的開始。截至目前,龐青年尚未“到案”。截至發稿,青年汽車及相關人員未對《等深線》采訪做出回應。浙江省人大常委會代表與選舉任免工委任免處一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知道龐青年的事,但目前進展情況不便透露。”
 
天量投資
一切的緣起還要回到 21 世紀的第一個十年。龐青年和他實際控制的青年汽車,是以迅速擴張為業界所了解的。以至于 2010 年,剛剛在寧夏石嘴山宣布投資 267 億元打造汽車基地,龐青年隨后又要在鄂爾多斯投資 290 億元,業務同樣是造車。
 
2011 年 8 月 18 日,鄂爾多斯市政府、鄂爾多斯市東勝區政府與青年汽車簽訂投資協議,青年汽車承諾在鄂爾多斯投資蓮花乘用車,計劃投資 90 億元,計劃總共年銷售 548 億元,利稅 200 多億元。
 
雙方協議約定,鄂爾多斯市將配置給青年汽車 6 億噸煤炭資源,配置的條件是“在青年汽車客車項目第一臺整車總裝下線后 60 天配置不少于 1000 萬噸,剩余資源在項目彎沉廠房建設、設備進場安裝、總投資完成 50%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