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app开发制作 www.skcnxn.com.cn 從目前給華為斷供的公司看來,美國政府從軟件、硬件以及終端設備三方面對華為展開了“封鎖”。面對越來越多的公司向華為斷供,華為能堅持到最后嗎?

 

先來看軟件,華為被禁的一系列新聞,便是從谷歌禁止華為使用谷歌服務開始的。

 

那么,華為在軟件上有勝算嗎?我們先來看目前的智能手機市場,根據IDC 的數據,Android iOS 形成了雙重壟斷,全球86% 的手機運行Android系統,剩下的14% iOS 所蠶食。曾經多個移動操作系統爭奪主導地位的日子早已離我們遠去,市場上原本的Windows phone、黑莓操作系統,也在越來越低的市占率中銷聲匿跡了。

 

即便是三星,它也砸錢打造自己的開源Tizen操作系統,也沒有對先階段手機操作系統“二王爭霸”的情況造成很大的影響。

 

此前華為余承東宣布,華為的操作系統可能在今年秋天便能上市,如果華為真的打造出了第三個移動操作系統出來,在中國一定是可以取得成功的,而華為在中國的手機銷量約為其手機總銷量的 50% (統計數據可能因數據源而異)。

 

 

然而,在中國以外的市場,如歐洲、澳大利亞、中東和拉丁美洲,不完全支持 Android 的操作系統意味著客戶必須告別 Gmail、 Google 地圖和谷歌助理等主要服務。

 

CCS Insight 的主管或研究人員本·伍德在一份關于這一情況的報告中表示,操作系統對華為來說,與其說是直接的問題,不如說是沒有谷歌應用程序。毫無疑問,華為需要訪問谷歌的全部應用和服務,這些都是西方市場取得成功的關鍵。

 

其實說到底還是生態的問題。谷歌的 Android 已經形成了應用游戲服務一體的生態,而華為的操作系統,在這方面要挑戰 Android 并讓歐美市場所接受,難度是非常大的。

 

再來看硬件,5 23 日,Arm 宣布停止向華為授權架構,這被臺灣媒體形容是對華為的“致命一擊”,那么華為能扛住這一擊嗎?

 

誠然沒有了芯片架構,就如同造房子沒有了地基,但是芯片“地基”并不是只有Arm這一家在做。MIPS、RISC-V,這些開源架構都可能成為華為的新“地基”,但是能否與 Arm 媲美還需畫上一個問號,或者說華為啟用自研芯片架構,也面臨同樣的問題,自立門戶要想成功,生態和用戶缺一不可。

 

 

最后是終端。今天又爆出亞洲和歐洲的網絡運營商停售華為手機的消息,全球第二大移動運營商沃達豐周三表示,已暫停在英國預購華為Mate 20x 5G版) 智能手機;英國最大的運營商 EE 也推遲了華為新智能手機售賣;日本頂級移動運營商 23 日早些時候對華為 P30 Lite 采取了類似措施,按照計劃,這款手機將于本月下旬在該國推出;日本領先的電信公司ntt docomo 宣布,已停止對華為手機的預訂, "正在調查美國限制措施的影響"……

 

華為發言人對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商業頻道說,我們重視與合作伙伴的密切關系,但認識到由于出于政治動機的決定,其中一些伙伴承受的壓力。我們相信,這種令人遺憾的情況能夠得到解決,我們的首要任務仍然是繼續為世界各地的客戶提供世界一流的技術和產品。

 

可能的轉機:中國和美國政府有可能解決這些問題

中國品牌中興通訊也在去年與美國供應商斷絕關系,結果在業務陷入停頓時,特朗普卻在推特上“出手相救” ,但是中興最終付出了 10 億美元的代價。

 

特朗普政府的目標是讓中國在貿易方面做出讓步,特別是知識產權方面,特朗普政府能否做到這一點值得懷疑,但考慮到明年是選舉年,這場貿易沖突可能會在將在不久的將來得到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