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app开发制作 www.skcnxn.com.cn 周一,路透社的獨家消息稱,Google 已經暫停與華為Android 領域的合作。報道稱,華為下一代安卓智能手機也將不能使用包括 Play Store、Gmail 和 YouTube 等應用程序服務。

 

 

此事引發全球科技行業的廣泛關注,在許多人看來,Android 作為一個開源免費的系統,理論上不存在所謂禁用或不禁用的問題,要搞明白這件事情,我們不妨從 Google 商業模式的角度入手,去探討 Google 如何構建了 Android 這顆搖錢樹以及所謂“開源免費”的 Android 的真實面目。

 

Google 為何開發 Android?

首先必須明確一點, Google 本質上就是一家廣告公司 ,這也是 Google 自 1998 年成立之后一直堅持的商業模式。即便是在 2015 年 Google 重組之后,新 Google 旗下的的主要業務,如下圖所示,除了 Apps (就是現在云業務) 外,YouTube、搜索、Android、Adsense 等產品,無一不是廣告展示平臺或者讓廣告更好展示的平臺。

 


Google 的商業模式極端簡單粗暴,在用戶和廣告商之間,在信息和廣告之間,搭建了一個可以“對話”、“溝通”的橋梁。Google 成為 PC 時代的“看門人”,用戶通過 Google 獲取信息,廣告商通過 Google 免費或付費推廣自己的廣告,Google 強大的技術能力,能夠讓用戶和廣告商之間達到某種程度的需求匹配,最終形成一個三贏局面。

 


上述商業模式也是一種 網絡效應 , Google 必須觸達到更多的用戶,才能掌握與廣告商博弈中的議價權 ,同時海量的用戶覆蓋,還能帶來 數據優勢 ,從而進一步提升廣告匹配的精準度,這是一個無論是商業還是技術層面都非常重要的事情,這也不難理解為何 Google 當初要千方百計進入中國,其根本原因是中國巨大的用戶規模和正在爆發的互聯網廣告市場,當然,我們還能領會到 Google 退出中國時的巨大壓力,放棄這樣一個巨大市場,其勇氣和決心也令人敬佩。

 

對早期的 Google 來說,微軟始終是一個無法擺脫的陰影。一方面,不管是推出自己的 Chrome 瀏覽器還是與各大瀏覽器合作推廣 Google 搜索框,Google 的核心產品必須“寄生”在 Windows 操作系統中。

 

另一方面,隨著 2004 年以后移動互聯網大幕徐徐拉開,Google 又要面臨如何將自己產品融入到當時看似無敵的微軟移動操作系統 Windows Mobile 之中,2003 年 6 月,微軟發布了 Windows Mobile

 

2003,這是第一版以 Windows Mobile 命名的操作系統,這個系統提供了鍵盤、圖片瀏覽、移動版 IE 等多項功能,下圖是采用 WM 2013 Edition 操作系統的 HP iPAQ H6300。

 


為了應對新的挑戰,Google 在 2005 年做出或許是有史以來最重要的一筆收購,他們買下了 Android 公司。

 

從一部手機到一個平臺

一直到 2006 年年底,圍繞 Google 是否會推出智能手機的傳聞始終在各大媒體發酵,但當喬布斯帶著“半成品”的 iPhone 亮相 2007 年的 MacWorld 大會,整個世界——包括 Google 內部的 Android 團隊——都震驚了,這是一個在過往看似不可能的產品,但卻如此真實地展現在世人面前,一手締造 Android 的安迪·魯賓果斷放棄了已經接近完成的研發方案,轉而開始“借鑒”iPhone 的設計理念。

 

由于幾乎是重新開始,Android 的研發被嚴重推遲,在外界普遍猜測 Google 是否需要用一個全新的智能手機品牌來回應蘋果公司的產品時,Google 最終在 2007 年 11 月,用一系列眼花撩亂的發布表達了 Google 的移動互聯網策略:

 

推出 Android 操作系統,使用開放免費許可證,大部分代碼以 Apache 開源,內核部分采用 GPL 許可;

發布第一款 Android 手機,由 HTC 代工的 G1;

成立開發手持設備聯盟,首批成員包括 HTC、LG、三星等。

 

這一系列舉措使得 Google 初步具備了移動互聯網 Windows 的雛形。

 

首先, Google 沒有涉及任何硬件生產,通過操作系統來“控制”下游硬件廠商 ,這也是微軟在 Windows 上采用的策略,微軟在 PC 市場的影響力,是與其龐大的 PC 硬件生產商所分不開的。

 

其次,Google 以一種“聰明”的方式將 Android 包裝為一個所謂 免費開源的操作系統 ,試圖與 Windows 高昂的授權模式進行區分,如上文所言,Google 商業模式的核心是觸達更多用戶,通過用戶使用 Google 產品的行為來賺錢,也因此,Android 所謂免費開源的模式,本質上是 Google 構建了一個分發 Google 服務的硬件產品通道。

 

當然,如今去復盤 Android 商業模式的成功,多少有點“事后諸葛亮”的意味,但 Android 被成功塑造成了對抗 iOS 封閉系統的“特立獨行者”,卻也是很長一段時間內的行業共識,科技博客主 Ben Thompson 援引風險投資人 Bill Gurley 的一段話,展現出在 2011 年整個主流科技行業是如何看待 Android 的:

 

Android, as well as Chrome and Chrome OS for that matter, are not “products” in the classic business sense. They have no plan to become their own “economic castles.” Rather they are very expensive and very aggressive “moats,” funded by the height and magnitude of Google’s castle (search advertising). Google’s aim is defensive not offensive. They are not trying to make a profit on Android or Chrome. They want to take any layer that lives between themselves and the consumer and make it free (or even less than free). Because these layers are basically software products with no variable costs, this is a very viable defensive strategy. In essence, they are not just building a moat; Google is also scorching the earth for 250 miles around the outside of the castle to ensure no one can approach it. And best I can tell, they are doing a damn good job of it.


事實上,在 Android 發展歷程里,Google 從未讓這個系統脫離出自己的控制。

 

 

科技媒體 Ars Techinca 在一篇長文里,列舉了 Google 在過去十年如何一步步揭開“Android 開源免費”的真實面目。

 

Google 在操作系統之外,又開發一系列屬于 Google 的移動應用,比如音樂 (如今叫 Google Play Music) 、鍵盤、相機以及短信息服務,這些所謂“Google 原生應用”底層都由 Google Play 服務驅動,在功能和體驗上都遠遠超過“Android 原生應用”。的確,任何廠商都可以不經許可就使用 Android 系統,但絕大多數廠商不具備進一步優化 Android 應用的能力,如果要引進 Google 原生應用,那么必須得到 Google 許可才能使用。

 

嚴格控制 Android,終成搖錢樹

某種意義上說,Android 這個系統類似于一個毛坯房,但 Google 指定自己唯一物業服務商,廠商能做的,要么擼起袖子自己重新開發系統應用,比如三星,基本上開發了一圈系統應用,但對絕大多數廠商來說,只能將 Google 引入自己的硬件里。

 

為了應對 Android 的各種分支,Google 在各個 Android 版本里強化 Google Play Serive 的功能,Arts 的文章中寫道:

 

Google's strategy with Google Play Services is to turn the "Android App Ecosystem" into the "Google Play Ecosystem" by making a developer's life as easy as possible on a Google-approved device—and as difficult as possible on a non-Google-approved device.


Ars 也進一步談到了 Google 對“不聽話”的開發者的懲罰:

If you use any Google APIs and try to run your app on a Kindle, or any other non-Google version of AOSP: surprise! Your app is broken. Google's Android is a very high percentage of the Android market, and developers only really care about making their app easily, making it work well, and reaching a wide audience. Google APIs accomplish all that, with the side effect that your app is now dependent on the device having a Google Apps license.


這種懲罰和壓力,也讓 Android 開源分支幾乎不可能運作下去,除了亞馬遜這樣級別的公司還在異常艱辛地維護一個分支之外,越來越多的開源分支陷入停頓,或者開始與各大手機硬件廠商合作,尋求新的發展方向。

 

Ars 將 Android 的開放描述為一個種“look but don't touch”的開放,或者中文理解為“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焉”的開放, 廠商當然還可以拿來使用,但 Google 牢牢掌控著你使用 Android 的不同方式,你所能做的,除了臣服于 Google 設置的行為模式,別無他法。

 

2018 年 7 月,歐盟向 Google 開出一筆高達 50 億美元的巨額???,其理由主要包括兩點:

Google 要求搭載 Android 的設備預裝谷歌搜索和瀏覽器,作為使用 Google Play store 的條件;

為了在設備上預裝搜索應用,Google 向某些大型制造商和移動網絡運營商付費等。

 

Google CEO 皮查伊的官方回應中,直截了當地指出這是對 Android 商業模式的挑戰:

今天,歐盟委員會發布了針對 Android 及其商業模式的競爭決定。該決定忽略了 Android 手機與 iOS 手機競爭的事實……它還忽略了 Android 為數千家手機制造商、電信運營商提供操作系統選擇,以及數以百萬計的 Android 開發者提供移動開發平臺的事實 ......

 

這段話當然不假,只是說出了故事的一面而已。Google 借助 Android 打造了一個巨大的商業帝國。2016 年,Oracle 公司曾披露了 Google 在 Android 上的收入, 自 2008 年到 2016 年,Android 為 Google 帶來了 310 億美元的收入,其中包括 220 億美元的利潤 ,除了搜索廣告的收入之外,Google 還和蘋果一樣通過 Google Play 應用商店出售的內容和應用程序中抽取提成去賺取收入。

 

尾巴

由于諸多原因,Google 的這套商業模式并沒有在國內出現,過去幾年,數不勝數的企業和產品也填補了其中的空白,形成了中國獨特的 Android 生態,但對中國 Android 手機廠商而言,隨著越來越多地開始在海外市場擴張,必須面對一個殘酷的事實: Google 始終是 Android 的真正控制者。

 

而此次華為與 Google 停止合作,雖然華為官方已經聲明不會影響中國市場用戶,但在海外市場里,尤其是歐洲智能手機市場,華為將面臨巨大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