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app开发制作 www.skcnxn.com.cn 當 ARM 和 X86 的 IP 授權因為一紙禁令從華為手中被奪走;

 

當華為也無法從聯發科和三星購買同樣基于 ARM 授權的 SoC;

 

中美兩國的硬件愛好者,開始集體思考這樣一個問題:MIPSRISC-V,這兩個邊緣的 IP 架構是否將結束替補的命運?他們能否在華為的冬天里找到自己的春天?

 

美國 ExtremeTech 網站的著名撰稿人 Joel Hruska 是其中一個。他發文評論道:第一,這樣的問題是典型技術流的“呆”問題,因為他本人堅信,特朗普政府和中國的談判對手一定會達成某種協議,就像之前中興被“放了一馬”……現在的華為,雖然貌似瀕臨絕境,但政客們最終會宣布他們成功解決了問題,找到了折中的辦法;第二,盡管如此,身為硬件愛好者的一員,他出于純粹的興趣也想加入這“沒有意義”的討論,看看 MIPS 和 RISC 誰更有戲。

 

先看 MIPS

MIPS 陣營最近的大新聞,是從 2018 年 12 月開始,這個架構被其新的擁有者 Wave Computing 公司宣布開源。該公司在“開放 MIPS(MIPS Open)”計劃中表示,他們會開放對 32 位和 64 位設計最新版本的網絡訪問,而用戶無需像使用 ARM 或者 X86 那樣,給該公司任何許可或特許使用費。該公司一再強調,自己的開源是一覽無遺的全盤開放(一下引自 MIPS OPEN 官網):

• An open use version of the baseline 32 and 64-bit MIPS Instruction Set Architecture (ISA), Release 6
• MIPS SIMD Extensions v1.0
• MIPS DSP Extensions
• MIPS Multi-Threading (MT)
• MIPS MCU
• microMIPS Architecture

• MIPS Virtualization (VZ)

 


30 多年不溫不火的 MIPS 如今加入開源:一面頑抗 ARM,一面阻遏 RISC-V 的擴張

 

但是,開源之后的 MIPS,依然很難成為華為繞道 ARM 的希望。如果華為打算在高性能手機上用 MIPS 架構的自研芯片去驅動 Android,這個墾荒的工作至少需要 4 到 5 年的時間——Joel 在文中指出,目前華為轉投 MIPS 架構的最大障礙是,“基于 MIPS 架構發布的唯一開源內核,現在是針對 32 位微控制器的,而不是高性能的 64 位 SoC”,因此,華為想要自行研發出 64 位高性能的 MIPS 芯片,以確保自己的手機不輸其他有著 ARM 和 Android 最新版本護體的競爭對手,海思團隊真的必須“如有神助”。現在,雖然全民力挺華為,但是沒有一家廠商能夠長期指望用戶“愛國購機、無理由護盤”,而這種只買國貨的愛國情懷,也可無縫轉移到小米和 OPPO 身上。

 

在競爭殘酷的智能手機沙場之上,沒有一家制造商愿意承擔“換船”的時間成本和技術風險,而這正是 ARM 坐收千萬美金起步的授權費的根源:玩了這個游戲的人,必須給得起專利費,因為時間成本最為昂貴。因此,結論是:有理論上的可能性,但操作性極低。

 

再看 RISC-V

逼著封閉 30 多年 MIPS 如今開源的,正是這個起源于加州伯克利大學、斜刺里沖出來的 RISC-V。這一指令集架構天生開源基因,一出世就被視作顛覆性的規則撼動者,受到無數開源擁躉的熱捧。目前,也確實有不少國際初創公司用它設計小型的嵌入式芯片。但是,如果將其作為華為替代 ARM 或者 X86 的“備胎”,這個新生事物完全還無法勝任。

 

RISC-V 基金會中國顧問委員會主席方之熙博士曾在《電子工程專輯》的采訪提到,他認為最適合的 RISC-V 應用領域是物聯網,理由是“物聯網屬于高度碎片化的市場,但它對軟硬件生態系統的要求不像手機、PC 和服務器芯片那么高”。

 

與此呼應,一位知乎上的民間高手,更深入解釋了為何 RISC-V 還有漫長的成熟期(轉自知乎《給開源架構潑潑冷水》):

 

“從指令集定義到 CPU 微架構的設計,到整個芯片的設計和相應軟件,工具鏈的開發和維護,以及在上面運行的操作系統,豐富的函數庫以及應用程序,還需要得到大量用戶認可,這些都不是一朝一夕之功……設計指令集不難,讓一個指令集得到市場認可很難,而一旦得到認可,人們要遷移的成本也很高,這就是英特爾憑借 X86 架構能多年在 PC 和服務器市場稱霸的原因,同樣,也是 ARM 在移動設備無人抵擋的原因”。

 

基于 RISC-V 的芯片原型

 

最后,當我們回到 Joel Hruska 的那篇評論,他以這樣的方式作結:“它可以依賴它已經獲得授權的 ARM SoC,它可以使用自己改造的 Android 分支,它可以期望中美兩國政府解決根本問題,以恢復對美國公司及其產品和服務的完全接觸……但是至少在短時間內,它很難自己創造一個微處理器。”
 

作者:與非網殷小廬

 

與非網原創內容,未經允許,不得轉載!